售后服务 公司简介

(原作者:Richard Joyce,翻译:lakerblue)对于我在HifiPig上的第一个评测作品,我一开始猜测也许他们会送一台唱头放大器或者一台小型廉价的合并式放大器过来,那都还不错,结果我猜错了,竟然是一对全向发声的音箱(价格:2950英镑),虽然大红色的钢琴漆闪闪逼人,但是样子看起来像是用排水管做的,虽然好像有点极端,但是对我也算是一个挑战吧。我对全向发声的喇叭并不陌生,几年前就听过NVA的cubes,一度也比较沉迷,所以对眼前这对Pluto也比较期待。 

这对终极版Pluto(以下简称PU)是有源设计,但是它的设计不但包括带多路输入的功放,连带电子分频部分也集中在一起,另外附带一个厚重的全铝遥控器,基本上属于即插即用的设计,甚至连喇叭线都准备好了(而且喇叭线的做工很不错)。

这对音箱的完成度很高,漆面光彩照人,基座使用一整块铝毛坯车制而成,下面是螺纹固定的可调节脚钉,整个的接线过程非常简单,但是这对音箱的摆位确费了我很多精力,就像我以前听CUBES一样这个折腾摆位的过程倒也蛮有趣,这对PU对音箱的位置非常敏感,但是如果你摆对了位置,你会觉得物超所值,值得一提的是说明书里面对设置介绍的非常详尽,按照说明一步步来肯定没问题。

说了那么多,到底声音如何呢?

首先我想说的是,这对箱子带给我很多的乐趣,虽然说起来很简单,但是确实让我对音箱外的一些东西有了思考(译注-原文说这是句双关语,但是恕我愚钝,不知道关哪去了),它在近场聆听时候效果最好, 最佳位置是音箱摆开的距离大于音箱和聆听者的距离,聆听位置并不要求固定,但是皇帝位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在平衡度上,声音非常的中性, 低音很强劲,相比较它的低音单元的尺寸,低音下潜算是非常深的。或许低音的量感是我唯一觉得不太满意的地方,当然这和房间响应密切相关,在我的房间声音反射太强了。因为PU的低音实际上是密闭箱且效率很高,带来相应的优点就是低音很快,并且在整个音域内有着极好的音准。Vaughan Willams 第五交响曲第一乐章的最后几个小节里有2个交替演奏的低音D 和 E -- 我几乎没有听到过他们如此自然地作为单独的音符被重放 -- 在别的喇叭上他们听起来模模糊糊 。 另外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 Dave Weckl 的Song for Claire -- 结束小节有一段渐弱的低音基本上就是一个音节,被间断地演奏着带着音乐的色彩渐渐隐去。这段要求喇叭有非常好的控制力和和对动态的清晰把握来分离这些声音,在很多系统上这段音乐到这里突然就隐匿了,听众压根就没办法听到。 不好意思,其实音乐还远远没有结束。

我花了好多个小时在Pluto上聆听管乐器交响作品。有段音乐 Holst 的前奏和谐谑曲 Hammersmith 在一般的系统上非常难放好,里面不仅包含了巨大的动态对比,而且在开始的时候低音号演奏D小调,很快法国号对应着演奏E大调 (你会想这真是一个混乱的配乐 —— 但Holst玩这个玩的很聪明)。每个音调部分都有着不同的色彩 --小调是阴暗,伤感,邪恶,而大调却欢快的多,并且飘浮于小调之上。PU可以轻松的把二者区分出来,一边保持着音色的分离度,一边却不让声音变得干涸或者好像音调被刻意的分开 ---换言之,在两种音调之间依然保持着协调自然的互动。我必须要承认,我不是那种过度追求音场和结像的怪胎 -- 这不是我在音响上听音乐主要追求的东西。但至少这些应该听起来像一个自然的音场。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归因于Pluto朝上安装的低音(也许全向发声的喇叭都是这么设计的,比如以前的cube)但我真的非常的享受-如此新鲜而又乐此不疲的享受Pluto是如何表现那些具备音场构建感的乐器 (比如铜管)来构建一个触手可及的音场画面,就像在现场一样,对于那些音场构建感不是很强的乐器 (比如弦乐和木管乐器)而言,他们就在自己的空间里呼吸,而不是听起来就像是硬生生被扔到听者面前,毕竟小提琴不是小号 (反之亦然),你懂的。

最后总结,我承认我有点纠结,从外观上看,这对音箱看起来很特别,有人也许会说这个设计太超前了,会难以接受这样的外观,另外如果想让它发出满意的声音,对用家的摆位调整能力要求也比较高,但是对我而言,它在这段时间带给了我太多的乐趣,我已经用它欣赏了N个小时的美妙音乐仍沉浸其中,同时它的与众不同的设计也让我大开眼界,对这个刚刚走向商业路线的品牌产品,我当然要给它一个赞!

原文地址 http://hifipig.com/pluto-ultimate-loudspeakers/

评测者介绍 http://hifipig.com/new-reviewer-richard-joyce/